高质量发展中的上市公司|资本助力技术创新 伯特利寻求新突破

第一财经广播记者 2021-01-13 18:18

主持人:总部位于安徽芜湖的伯特利,是一家专业从事汽车底盘件及车身件 配套产品研发、制造与销售的企业。也是国家级高新技术企业、中国零部件百强企业和国家知识产权优势企业。说起伯特利,不得不提到23年前诞生的中国汽车自主品牌奇瑞。伯特利是在奇瑞生长壮大的过程中又衍生出的一家汽车零部件企业。十多年前奇瑞从国外高薪聘请技术专家,立项开发ABS和ESC,当时身在美国的袁永彬毅然辞职回国,率领团队攻坚克难,逐渐成为了制动系统的供应商,此后的13年里,伯特利坚持投入,先后成功研发并量产了ABS、ESC和EPB等电控产品。公司配套上市车型超过240款,产品出口全球50多个国家和地区。

叶柳采访伯特利董事长袁永彬

去年上交所“新蓝筹”系列节目中,伯特利董事长袁永彬曾接受过一财广播的专访,今天的中国资本市场建立30年系列,记者叶柳时隔一年再次对话这位董事长,先从伯特利今年的三季报谈起,袁永彬说:

袁永彬:对三季报,我们由于受疫情的影响,销售额和去年同期相比略有下降,但是我们的总体产品收入结构是改善的,毛利率在增长,净利率也在增长。

记者:各个主要产品在主营业务中的占比情况大致是怎么样的?

袁永彬:目前已经在销售的主要产品大约分三类,机械制动器总成类,电控类产品,还有就是轻量化产品,基础制动器总成大约占40%-43%左右。机械制动器产品的占销售收入比例在呈下降的趋势,毛利率相对较高的电控产品、轻量化产品占销售收入比例呈上升趋势。 轻量化产品前三季度约占我们总销售收入的30%。

记者:我们采访您时隔一年的时间再次接受我们的采访,能不能重点介绍一下即将过去的2020年,公司在产品技术提升方面又获得了哪些主要的突破?

袁永彬:过去这一年里面我们主要做了三件事情,第一项就继续加大我们在线控制动方面的研发投入,巩固我们的技术阵地。2020年到现在前11个月,我们就申请了26项与线控制动相关的专利。第二项,去年开始建立了高级驾驶辅助系统,术语叫ADAS,建立了ADAS系统的开发团队,进展很顺利。 我们用于ADAS产品的前视摄像头,已经有自己的样件和自己的样车,向多家客户进行过技术沟通和展示,获得比较好的认可。我们正在积极的开拓ADAS产品的市场,已经获得两个项目的定点,预计是2021年的年底将要投产。第三项,也是与产品的技术相关的,我们今年发布了电动尾门系统,现在也是正在积极的向客户作产品展示,寻求量产的机会。

记者:另外今年公司在电子驻车爬坡,还有轻量化底盘产品的业务增长这个情况怎么样?我记得您去年这两项也是重点介绍过的。

袁永彬:轻量化产品的业务,由于海外客户的拓展比较顺利,业务增加的比较快,轻量化产品收入占整个销售收入比例,今年预计要达到30%。那么我们的电控产品的项目数是逐年持续在增加的。到今年年底预计占销售收入比例比去年也会有提升。

记者:今年新能源汽车整个行业的情况和你们公司的产品的情况,对于未来有个什么样的展望?

袁永彬:对我们来说这些变化都是比较积极的,产业政策的导向上看,是大力推进新能源汽车的应用和市场占有比例的,我们开发的这些产品是面向燃油汽车和新能源汽车都可以使用,并且我们新开发的像双控EPB或者是线控制动,尤其适合于新能源汽车。 所以,我相信新能源汽车的快速发展,也能给我们带来比较好的发展机会。

记者:在这一段时间您感受到上市公司受益于资本市场的推动,对公司来说具体有哪些重要的影响?

袁永彬:个人认为:国家是越来越重视资本市场对经济发展的推动作用,表现在两方面,一是通过资本市场给更多的企业提供直接融资的渠道,尤其是今年我明显能感觉到上市获批的这些公司数量快速的增加,扩大直接融资的渠道的一个表现。

另外,就是今年年初的时候,证监会也发布新的规则,对已经上市公司的再融资要求有适当的放宽,这些都是从政府的层面对利用资本市场加大经济支持的力度的具体的表现。 那么我们公司也是借这个机会,因为公司有再投资项目,研发项目,有扩大产能,要走向海外市场的这些需求。我们申请了发行可转债,目前已经获得证监会的批准。 我们上市之后也明显能感觉到,比如说我们拓展国外客户的时候,往往客户要对供应商的财务能力做详细的背景调查,因为他担心把这业务给了某一家海外的供应商,这家将来如果持续不下去怎么办?这导致的后果会非常严重。上市公司,他们直接从公开渠道获得报表,财务尽调就可以豁免了,通过这种公开的信息的确能够提高我们客户对我们的认可程度,有利于业务的开拓。

记者:未来公司在细分市场上发展策略会有调整吗?重点是什么?

袁永彬:我们还是要坚持我们目前的主业,制动系统和制动系统相关方面的下一代的产品,我们也都在积极的策划,在做开发,与我们这些制动系统相关的,比如说高级驾驶辅助系统或者ADAS系统,这个系统的前景非常看好,市场容量巨大,所以我们已经开始积极进入。

记者:马斯克前不久提出了一个再造电动车的产业链,将来会采用压铸的方式,将汽车的零配件大幅的调整和精简来降低成本,这个消息我不知道您关注过没有,可能会对汽车零配件的一个产业链会带来影响吗?

袁永彬:非常关注,因为我们也在这个行业里面,我们轻量化产品也是利用铸铝工艺来做这些轻量化的产品的。第一,首先我对它这个消息还是蛮吃惊的,的确是里面有很大的这种创新的思维在里面,这么大型的铸造机把70多个零件然后整合为一体,我得到的消息他们的开发并没有完全获得成功,终期的成功就不仅仅是减少这种部件的个数,降低了在主机厂这一端的制造工艺的复杂性,组装的难度,而且最好的能够实现整体的重量的下降和成本的降低。

但目前看,后两个目标还没有完全实现,但是的确能帮助特斯拉简化在主机厂这一段的制造工艺。当然后续随着他们的工艺的改善,特别是材料方面的突破,有可能在成本和重量上也获得比较好的改善。目前的技术上的难点在于这么大型的铸造的话,铸铝的厚度很难做到两毫米以下,用现有的这种钢板的话是很容易能够做到两毫米以下的,壁厚做不到两毫米以下的话,就很难实现重量上的节约或者是减少,这是目前技术上的难点,但不排除后续随着材料技术的铝合金配方的改善,改善它的铸造性能,改善它的流动性,那也有可能实现。

这一实现的话就获得三方面的收益了。

记者:对整个的全球汽车零配件企业都会带来压力吗?

袁永彬:主要是以车身部件配套为主业的供应商,对他们的业务我估计会带来一些冲击,我们细分行业目前涉及不到,不会受影响。另外,这么高度的集成化也会带来一些其他的顾虑或者叫问题,比如说你把70多个零件整合成一体了,这个车在使用过程中,如果出现一些交通事故碰撞,你怎么更换?集成度越高,售后维修的成本也会越高,目前状况下如果是采用冲压加焊接的工艺,某一个地方如发生了碰撞事故,把坏的部分给换掉就行了,相对来说容易,成本也比较低。 但是如果你把70多个零件通过铸造集合成一体的时候,哪个地方被撞坏了,维修的难度是非常高的,成本也会非常高。

记者:国外的疫情还没有特别好转的一些迹象,那么对于你们的销售和扩展海外市场目前有带来一些负面的影响吗?

袁永彬:对我们目前的量产没有什么特别的影响,我们客户这边的订单都正常,一些新业务的开拓基本上没受影响。 2020年初以来,我们还获得了好几个海外客户的主要的OEM的项目订单,有一些在我们三季度报里有披露,那么后续的我们在年报里也会按照规则正常的披露,然后,我们在墨西哥建设工厂正在进行,但进度不像我们预期的那么快,因为人员的出差回来受一些影响,估计应当到明年上半年这个状况会有很大的改善。

记者:您作为一家上市公司的董事长,对中国资本市场还有哪些期待?

袁永彬:我觉得资本市场对特别是技术的创新,对企业的发展的推动力这是非常巨大的,只有掌握了真正的高技术,一个国家才能成为真正的强国。

(编辑 蔡奕荼)


显示全文

想要第一时间获得更多财经资讯?

关注财富动力公众号:cffsfm

0 条评论
最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