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三五”健康中国建设进阶:从“治病为中心”迈向“健康为中心”

21世纪经济报道 2020-10-29 08:04

“‘十三五’时期是我国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实现第一个百年奋斗目标的决胜阶段,也是我国卫生健康事业发展的重要时期。”10月28日,在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党组成员、副主任于学军指出。

国务院部署实施健康中国行动,成立健康中国行动推进委员会,着眼全方位干预健康影响因素、维护全生命周期健康、防控重大疾病,实施15个专项行动,关注健康、追求健康的社会氛围初步形成。

在党中央、国务院的领导下,国家卫生健康委全力推进健康中国建设,推动以治病为中心向以健康为中心转变。基本建立了以疾病预防控制、应急救治、卫生监督等专业的公共卫生机构为骨干,以各级各类医疗机构为依托,以基层的医疗卫生机构为网底,以全民参与为支撑,覆盖全民的公共卫生服务体系。

“‘十四五’时期,我们将会同有关部门,按照中央确定的公共卫生体系改革的方向和要求,立足更精准、更有效的‘防’,抓紧补短板、补漏洞、强弱项,在理顺体制机制,明确功能定位,加强监测预警,提高人员素质等方面加大工作力度,努力构建强大的公共卫生体系,有力维护人民健康。”于学军说。

以治病为中心向以健康为中心转变

在“十三五”期间,我们面对多种疾病威胁,同时也面临多种健康影响因素,局面非常复杂。

随着工业化、城镇化、人口老龄化进程加快,我国居民疾病谱正在发生变化,人民健康面临新的问题和挑战。

特别是心脑血管疾病、癌症、慢性呼吸系统疾病、糖尿病等慢性病,以此为代表的慢性病导致的死亡人数已经占到了总死亡人数的88%,由此导致的疾病负担占总疾病负担的70%以上,严重危害人民健康。

“在党中央、国务院的坚强领导下,国家卫生健康委全力推进健康中国建设,推动以治病为中心向以健康为中心转变。从2015年到2019年底,我国居民人均预期寿命从76.3岁提高到77.3岁,4年间提高了1岁。孕产妇死亡率、婴儿死亡率、5岁以下儿童死亡率分别从20.1/10万、8.1‰、10.7‰降至17.8/10万、5.6‰、7.8‰,主要健康指标总体上优于中高收入国家平均水平,个人卫生支出占卫生总费用的比重降至28.4%,健康中国建设取得良好开局。”于学军进一步指出。

另据了解,我国居民健康素养水平明显提升,从2015年的10.25%提高到2019年19.17%,到今年年底我们的健康素养平均水平在“十三五”期间翻了一番。

与此同时,于学军指出,党中央、国务院将加强公共卫生服务体系建设,及时稳妥处置重大突发新发传染病作为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重要目标,强调预防为主、关口前移、防治结合,为人民群众提供安全、便捷、方便、廉价的公共卫生和基本医疗服务。

在2016年-2020年国家累计安排中央预算内的投资达到1415亿元支持包括像疾控中心建设等8000多个公共卫生的医疗项目,比“十二五”总投资增加了23%。

今年国家三部委又印发了《公共卫生防控救治能力建设方案》,重点加强疾控体系现代化,提升县级医院救治能力,健全城市传染病救治网络。 “十三五”期间我国成功应对了像甲型H1N1流感、H7N9、埃博拉出血热等突发疫情,主要传染病的发病率显著下降。

在此次新冠疫情防控中,我国公共卫生服务体系、医疗服务体系、医疗保障体系、药品供应保障体系以及重大疫情防控及应急管理体系被证明总体上是有效的。

不过,于学军也强调,在新冠疫情防控中也存在一些薄弱环节。“十四五”时期,将立足更精准、更有效的“防”,抓紧补短板、补漏洞、强弱项,在理顺体制机制,明确功能定位,加强监测预警,提高人员素质等方面加大工作力度,努力构建强大的公共卫生体系,有力维护人民健康。

医疗卫生服务可及性不断提高

“十三五”期间,党中央、国务院将深化医改纳入全面深化改革的总体部署统筹推进。在解决群众反映突出的看病难看病贵方面取得了积极成效。

“在缓解看病贵方面,我们着力以降低药价为突破口,实施三医联动。主要几个措施:一是推进国家组织药品集中采购和使用,着力降低虚高的药价。4个直辖市和7个副省级城市首批25个试点药品中选价格平均降幅达到52%,随后又扩大到全国,第二批中选药品价格平均下降53%。开展药品价格谈判,对进口抗癌药等实施零关税。完善国家基本药物制度,规范药品使用管理,保障短缺药品供应。”于学军指出。

除此之外,我国还在全面推开公立医院综合改革,全部取消药品和耗材加成,健全全民医保制度,建立统一的城乡居民医保和大病保险制度。

“在解决看病难方面,我们主要是抓促进优质医疗资源下沉和均衡配置的工作,现在84%的县级医院已经达到二级以上的医院水平,2019年全国县域内常见病、多发病就诊率已经达到90%左右,全国组建城市医疗集团已经达到1408个,县域医疗共同体达到3346个,跨区域的专科联盟达到3924个。”于学军指出。

于学军还指出,国家同时还推进了家庭医生签约服务,试点社区医院建设,提升基层医疗水平,并持续深化“放管服”促进健康产业和社会办医规范发展,加快“互联网+医疗健康”发展,远程医疗服务覆盖面大大拓展。

实际上,人才及资金是发展基层卫生的两个关键。

“十三五”期间,国家卫生健康委采取多种有力措施加强基层人才队伍建设,于学军介绍说,主要通过建立院校的教育、毕业后的教育和继续教育的医学教育体系,为基层输送人才,同时通过推进注册医师多点执业,让人才为基层服务。目前全国有26万名医师多机构执业,有效缓解了基层医疗机构和社会办医人才短缺的问题。

同时,对来自贫困地区、民族地区、革命老区的培训对象,在同等条件下优先招收,保障培训对象培训期间待遇。培训考试合格后可以增加全科医学专业执业范围,目前全科医生已转岗培训18万人,每万人全科医师从1.38人增加到今年的2.61人,并通过培训专项提升基层人才的能力。截至2020年,中央财政累计投入10.2亿元,累计培训基层卫生人员超过50万人。

值得注意的是,在“十三五”期间,我国健康扶贫成效显著,将符合条件的贫困县县医院纳入全民健康保障工程,组织三级医院“组团式”帮扶贫困县县医院,远程医疗服务覆盖所有国家级贫困县和边远地区。大病专项救治病种扩大到30种,累计分类救治贫困患者1900多万人,近1000万因病致贫返贫户成功脱贫。

这其中,“互联网+医疗健康”起到了很大的作用。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规划司司长毛群安指出,“互联网+医疗健康”在优化卫生健康资源配置、创新服务模式、提高服务效率、降低服务成本以及增强群众健康获得感方面都发挥了日益重要的作用。目前全国已经有900家互联网医院,远程医疗协作网覆盖所有的地级市2.4万余家医疗机构,5500多家二级以上医院可以提供线上服务。


显示全文

想要第一时间获得更多财经资讯?

关注财富动力公众号:cffsfm

0 条评论
最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