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雷前CEO陈磊案始末细节:明星业务玩客云埋下祸根 小米系站队为转折点

财联社 2020-10-10 11:35

迅雷10月8日发布公告称,其前CEO陈磊等人涉嫌职务侵占事宜,深圳市公安局已对涉嫌职务侵占罪的陈磊等人进行立案侦查。

知情人士向《科创板日报》记者称,陈磊通过深圳市融合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兴融合”)涉嫌虚设交易环节侵占公司资产,制造虚假合同套取公司资金,涉案金额巨大。陈磊还涉嫌挪用公司数千万资金用于国家明令禁止的非法炒币,陈磊与前迅雷高级副总裁、网心科技营销副总裁董鳕已于4月初出境。

针对上述信息,《科创板日报》记者目前未能从陈磊等人获得正面回应,相关案情亦待警方侦查披露。

不过,受消息影响,迅雷盘前股价直线跳水,截止收盘,迅雷股价报3.16美元,下跌幅度7.87%,而今年以来的股价跌幅已超30%。

“利益输送”,还是打击报复?

“利益输送”还是打击报复, 焦点在于兴融合是否为关联公司?

公开资料显示,陈磊曾担任腾讯云总经理和腾讯开放平台副总经理,主管腾讯云、腾讯开放平台和社交广告的产品研发工作。在加盟腾讯之前,陈磊先后在谷歌和微软任职,在云计算领域拥有丰富的经验。

陈磊加入迅雷之后,向云计算业务、CDN业务转型。为减小阻力,通过成立网心科技发展新业务,推出过赚钱宝、玩客云等网红明星产品。

但是,2017年年初,工信部在其网站上公布了《工业和信息化部关于清理规范互联网网络接入服务市场的通知》,要求IDC、ISP、CDN企业不得私自建设通信传输设施,不得使用无相应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资质的单位或个人提供的网络基础设施和IP地址、带宽等网络接入资源。

而玩客云的模式,即向个人购买闲置的宽带资源。为了发展玩客云,规避网心科技风险,陈磊曾表示,网心科技通过收购兴融合壳公司,从网心科技购买硬件,再销售给矿主。“为了保证网心科技审计能够合格,有业务关联的公司不能用网心职员去做股东和法人,我们只能请公司同事的家人来做”。

迅雷与陈磊的矛盾点,就在于兴融合。

天眼查数据显示,兴融合公司为海南链享云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全资子公司,海南链享云则为北京链享云的全资子公司。

此前公开消息显示,北京链享云则是由新大陆集团成立,迅雷集团向链享云售让部分区块链业务。

但根据链享云说法,链享云曾与同意与迅雷签订协议,建立一家迅雷的关联公司——海南链享云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后称海南链享云),配合迅雷规避监管问题。该公司自成立起,所有海南链享云的公章、系统、代码、人员、包括链享云的官网,全部都由迅雷控制与管理,而链享云的官网虽标识北京链享云,但其实都是迅雷控制。

今年4月陈磊被清洗出迅雷管理层外,网心科技管理层也进行一次换血,新管理层否认北京链享云、兴融合为关联企业的说法,并向相关人员发起了民事和刑事诉讼。

陈磊先前认为,迅雷是“冲着自己一手建立的公司去的”,系打击报复。

而知情人士则表示,迅雷新管理层对公司进行审计时发现了陈磊涉嫌侵占公司巨额资产的事实,他们认为兴融合的迅雷带宽供应商实际为陈磊个人控制的公司,他已通过各种非法手段,向兴融合转移了数额巨大的资金,并采取欺骗手段企图将迅雷公司核心技术人员转移至兴融合公司。

除此之外,陈磊与迅雷公司前高级副总裁董鳕关系或不一般。“在陈磊离职之后,迅雷公司发现,陈磊和董鳕在迅雷任职期间育有一子,两人之间并非如陈磊所述为单纯的同事关系。陈磊通过董鳕网罗了一批董鳕黑龙江鹤岗的老乡、闺蜜,安插在公司关键岗位,通过虚构交易环节、编制虚假合同等非法手段,套取公司资金,涉及金额巨大。”上述人士说道,目前新管理层已经对迅雷的相关业务和人员进行了清理和调整。

《科创板日报》记者注意到,除陈磊之外,另一位或为孙小滨,也就是网心科技的法定代表人。

《科创板日报》记者在中国裁判文书网,注意到网心科技与深圳市融合科技有限公司一起民事案件。网心科技诉被告孙小滨、深圳市兴融合科技有限公司损害公司利益责任纠纷一案,向法院提出财产保全申请,请求查封(冻结、扣押)被告孙小滨、深圳市兴融合科技有限公司名下价值3600万元的财产,广东深圳前海合作区人民法院予以支持。

image

不过,该消息未得到迅雷验证。

高管“大换血”背后 原始团队与陈磊的较量

2014年,陈磊加入了迅雷,一年后,创立网心科技,同时出任迅雷集团联席CEO。2017年,陈磊升任迅雷CEO和董事。

公告表示,迅雷公司于2020年4月向深圳市公安局提出控告。而4月,迅雷高层进行一波大换血。迅雷集团当时宣布,陈磊卸任CEO,由李金波接任,任职日期为4月2日。李金波同时接管原陈磊负责的网心科技及其它关联公司。

这并不是一般的高层变动。

一是董事会的成员中,小米系高管纷纷辞任,包括王川、洪峰、邹涛和刘芹等人。王川此前担任过迅雷董事长,与洪峰同为小米联合创始人,邹涛为金山软件CEO,刘芹则是晨兴资本合伙人。二是新增董事会成员,均为以李金波为首的迅雷原始管理团队。李金波曾为迅雷技术合伙人,罗为民构建了迅雷早期的广告和会员业务。段晖为前迅雷高级副总裁,2008年就加入迅雷。

小米系看似退出了迅雷董事会,实际上,小米等股东将所持迅雷股票换成李金波创业公司Itui,完成后,Itui将成为迅雷最大的股东,小米系则为间接股东。《科创板日报》记者同时注意到,段晖担任Itui CTO,新增石鹏则担任Itui产品总裁。

业内人士曾分析,迅雷高层的变动,体现的是小米的“意志”。新旧两派势力的交割,不仅意味着,小米系已将迅雷交给了李金波,同时也表明陈磊的“失势”。

陈磊曾表示,是在小米雷军的邀请下离开腾讯云加入迅雷。《科创板日报》记者曾参加过2015年迅雷星域品牌的发布会,当时雷军亲自到现场为迅雷站台。

矛盾的地方在于,作为职业经理人,在小米的支持下,陈磊发展新业务收缩原有业务,与迅雷原始团队产生了较大的摩擦。最广为人知的是2017年的迅雷内讧事件。迅雷撇清迅雷大数据公司关系,后者主要以迅雷P2P金融业务为主,实际控制人为迅雷集团高级副总裁、迅雷法务部负责人、政府关系负责人於菲。

链克业务何去何从?

迅雷业务分为广告收入、订阅收入、云计算及其他增值业务。陈磊担任迅雷CEO期间,云计算及其他增值业务发展迅猛,并带动迅雷在2018年达到巅峰。过去四年间,2019、2018、2017、2016营收分别为1.81亿、2.32亿、2.0亿、1.57亿。2016-2018年净亏损也在持续扩大4430万美元,2019年收窄为1810万美元。

根据迅雷公司发布的财报,今年Q2迅雷的净亏损收窄至550万美元,比Q1的1153万美元净亏损减少了一半。

令市场关注的是,陈磊被罢黜后,这些业务走向如何。

4月2日,当迅雷董事会发生重大变更之后,网心科技停止了对链克用户的所有服务。随后,链享云在一封公开信说道:“经过与新的董事会1个多月的沟通,北京链享云科技有限公司(后称北京链享云)无法与迅雷新董事会建立相互信任的关系,也无法继续保持合作。”

网心科技有限公司于6月16日发出公告,基于相关公司分歧未定,网心科技无法将购买共享闲置宽带的相关款项支付给链享云。享云链生态问题,网心科技计划共享计算资源兑换商城解决。

但是迅雷的内讧给用户留下了一地鸡毛。有玩客云用户向《科创板日报》记者反馈,玩客云大面积故障,已经是“半残废机器”。但记者注意到,网心科技与今年8月低调推出了赚钱宝三代。

针对陈磊案的细节问题,迅雷方面表示此事目前已交由公安机关依法处理,一切以公安机关的判定为准。不过,关于后续如何发展玩客云/链克相关业务,云计算、CDN业务战略方向是否会调整问题,截止发稿前,迅雷未对此进行回应。

(文章来源:财联社)


显示全文

想要第一时间获得更多财经资讯?

关注财富动力公众号:cffsfm

0 条评论
最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