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利德210亿美元加码肿瘤领域 抗体偶联药物“风云再起”

21世纪经济报道 2020-09-15 11:17

9月14日,低迷了八个月的全球医药并购市场迎来今年最大一笔交易。

吉利德科学和Immunomedics宣布,两家公司已达成最终并购协议。根据该协议,吉利德将以每股现金88美元的价格收购Immunomedics,该价格比Immunomedics在2020年9月11日的收盘价溢价108%,交易额约为210亿美元。

该交易获得了吉利德和Immunomedics董事会的一致批准,预计将在2020年第四季度完成。此次要约收购不受融资条件的约束,吉利德将通过手头上约150亿美元的现金以及约60亿美元的新发行债务进行收购。

这意味着抗病毒巨头吉利德近年来在肿瘤领域的频频布局又添一员“大将”:吉利德将获得Immunomedics手中的抗体药物偶联物(ADC)Trodelvy(sacituzumab govitecan-hziy),并被认为是肿瘤产品线上的基石类药物。

此次交易也是西门子164亿美元收购瓦里安之后,今年又一笔大型投资,为2020年“平平无奇”的全球医疗并购增添了新的色彩。

肿瘤领域排兵布局

此次大手笔的并购是吉利德继2017年119亿美元收购CAR-T公司Kite Pharma,2020年3月初花了49亿美元收购肿瘤免疫公司Forty Seven、5月与Acrus Biosciences达成总额20亿美元的十年长期合作、6月以2.75亿美元收购Pionyr公司49.9%的股权、7月花3亿美元收购Tizona 49.9%的股权等一系列大大小小的动作之后,又一次出手布局肿瘤治疗领域。

在投资者电话会议上,吉利德表示近2年时间里与13家外部创新药企达成多项交易合作,涉及交易总额超400亿美元。

此次收购吉利德获得最重要的药物是近年来的大热门品种抗体偶联药物Trodelvy(sacituzumab govitecan-hziy),这是首个Trop-2定向抗体偶联药物。

Trodelvy今年4月获得美国食品和药物监督管理局(FDA)的加速批准,用于治疗既往接受过至少两种疗法的转移性三阴性乳腺癌(mTNBC)成人患者。Immunomedics还计划在今年第四季度提交补充的生物制剂许可申请(BLA),以支持Trotrovy获得全部批准,同时有望在2021年上半年在欧洲申请获批。

三阴性乳腺癌约占所有乳腺癌病例的15%至20%,通常被认为是最具侵袭性的乳腺癌。HR+/HER2-乳腺癌占所有乳腺癌的70%以上。

除mTNBC之外,Trodelvy还在进行治疗三线HR+/HER2-乳腺癌的3期临床试验和膀胱癌的2期临床研究。其他正在进行的研究正在评估其作为治疗非小细胞肺癌和其他实体瘤类型的潜力。

花了这么大一笔钱收购,Trodelvy是被吉利德看作肿瘤领域的基石药物存在的:“将在Kite和Gilead针对血液恶性肿瘤患者的现有上市产品和晚期临床候选产品,包括Yescarta、Tecartus和magrolimab的基础上,为Gilead带来一款扩大和深化其实体肿瘤产品线的基石产品。”

除了乙肝、丙肝、HIV等抗病毒药物,肿瘤是吉利德目前更为重要的投资方向,特别是在丙肝药物组合销售额连续下滑之后,新的药物组合成为其未来拉动业绩增长越来越重要的部分。

根据吉利德最新发布的2020第二季度和上半年业绩,2020年第二季度和上半年的总收入分别为51亿美元和107亿美元,与2019年同期的57亿美元和110亿美元相比,均有所下滑。吉利德方面称,业绩下滑的主要原因之一是由于疫情,慢性丙型肝炎病毒产品的销售量减少,就诊和筛查减少。

9月14日,东方高圣深圳公司总经理瞿镕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认为,“对于吉利德而言,肝病市场剧烈收缩,急需补充新的管线,肿瘤正是其重点领域,其优势在于丙肝药物积累的丰富现金储备。Trodelvy已获得FDA批准,用金钱换时间和空间。Immunomedics作为中小型生物制药公司,被大药企并购是主要出路,尤其是被吉利德的高额并购,绝对是非常好的退出机会。”

吉利德预计此次并购将加速收入和每股收益增长:Trodelvy在mTNBC和其他实体肿瘤领域具有巨大的商业潜力。除了立即加速吉利德的收入增长外,收购预计将对2023年吉利德的非GAAP每股收益产生中性增长,并在此后产生显著增长。

“吉利德在肿瘤领域已布局CAR-T、CD47、Trop-2、CCR8、JAK、PD-1等,重点围绕肿瘤免疫及新兴技术如CAR-TADC,存在很大想象空间并存在协同联用机会。”瞿镕认为,虽然花费较大,但所选标的都是该领域进度最前者,“高价买头名,打造肿瘤免疫矩阵来应对丙肝药销售断崖,方向没有问题,关键看后续产品落地执行情况。”

新热门:抗体偶联药物

抗体药物偶联物(antibody-drug conjugate,ADC)是通过一个化学链接将具有生物活性的小分子药物连接到单抗上,单抗作为载体将小分子药物靶向运输到目标细胞中。通过借助抗体对肿瘤细胞表面抗原的特异性识别作用抵达目标细胞,在内吞作用下进入细胞,释放毒素小分子,发挥杀伤作用。

ADC药物的优势在于既有抗体药物的精准靶向作用,又有小分子细胞毒药物的强力杀伤作用,由此成为各家追逐的焦点。

对于ADC的研究可以追溯到1980年代,但是直到2000年,辉瑞研发的首个抗体偶联药物Mylotarg才被FDA批准用于治疗急性粒细胞白血病,但由于偶联技术、靶向性、有效性等受限,完整的抗体偶联药物在血液中不稳定,导致致死性毒性的产生,于2010年自主撤市。

之后随着技术改进,新型抗体偶联药物Adcetris于2011年被FDA批准用于治疗淋巴瘤,2013年Kadcyla被FDA批准用于HER2阳性乳腺癌,这是首个针对实体瘤的抗体偶联药物。ADC药物再次进入更多研发人员视野。

2019年,FDA一连批准3个ADC药物上市,抗体偶联药物成为近两年新药获批和交易并购的大热门。阿斯利康分别在2019年3月和2020年7月27日达成两个抗体偶联药物的交易,交易额分别为69亿美元和60亿美元。

ADC药物的靶点和适应症也越来越多。其中Enhertu从递交上市申请到获批不到3个月,EvaluatePharma预计到2026年,肿瘤是全球药物市场占比最高的治疗领域,其中Enhertu的上市是主要推动因素之一。此次吉利德获得的sacituzumab govitecan则是最值得期待上市的十大药物之一,并预测在2024年其销售额将达到15.89亿美元。

“ADC为新型的治疗技术,凭借独特的抗体偶联细胞毒药物,存在独特的药物性质,目前在罕见癌种、终末期病人展现了无可替代的疗效,如T-DM1、DS-9201、IMMU-132等,同时存在冲击一线的机会,如DS-9201,同时作为一类平台性技术,存在很强的技术壁垒与延展性,未来市场会进一步高速拓展。”瞿镕指出,2019年FDA批准的7款抗体药物其中3款为ADC,ADC也位列2019年生物制药领域融资金额及授权金额榜首。Immunomedics旗下TROP-2靶点ADC药物未来存在向1、2线前移机会,“同时Immunomedics作为一个ADC平台性企业,具有很强的拓展性,符合吉利德转型诉求。关键是否买对,而不是价格高低。”

事实上,国内也有多家药企在紧跟这一波热点,如科伦药业、百奥泰、多禧生物、君实生物、凯地生物等公司都在开发以TROP-2为靶点的抗体偶联药物。


显示全文

想要第一时间获得更多财经资讯?

关注财富动力公众号:cffsfm

0 条评论
最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