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佰》票房破5亿!华谊兄弟彻底嗨了?中小影院很“尴尬”

21世纪经济报道 2020-08-23 11:49

8月21日,《八佰》正式上映。

该片由导演管虎执导,黄志忠、张俊一、欧豪、张承、王千源、姜武、张译、杜淳等主演。出品方为华谊兄弟(300027.SZ)和北京七印象文化传媒有限公司,联合出品方包括阿里影业(1060.HK)、光线传媒(300251.SZ)、腾讯影业、英雄互娱等公司。

灯塔数据显示,截至8月22日20时40分,其上映2天累计票房已达到5.45亿元,排片占比超过6成。

图片来源 / 灯塔APP截图

但这种热闹离小影投很远。8月14日,《八佰》进行全国首轮点映,随后,影院们收到了发行方案。其中包括:年票房在1000万元以上的影院,可以参与8月14日的点映;8月17日-19日,部分票房在200万以上的影院可参加点映。

8月21日正式上映时,年票房在200万以上的影院,实行正常分账方式放映电影。票房在200万以下的影城,则需按上年实际票房的3.5%核定保底金额,并在8月19日前将该笔保底费用预交给发行方指定账户,才可放映《八佰》。

小影投的状况是,拿不出这笔钱,或者不愿意拿。有位于南昌的影投负责人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院线通知,要缴纳3.5万保底金(约为2019年票房的3.45%)。

按50%票房分账,需要至少赚6万块钱才能回本,加上人工、房租、水电,要赚到至少8万才能保证不亏本。 而他的影院,从复工到现在,票房只有不到3000元。“做影院这么多年,票房能到什么地步其实自己都很清楚,很明显亏本。我为什么要去交这个钱?”他说。

据灯塔数据,南昌市(包括南昌县)共有10家2019年票房在200万以下的影城。按照《八佰》的发行规定,这些影城都应缴纳3.5%年票房作为保底金。记者联系了其中的7家影城,有3家电话已提示欠费或空号,剩下4家影城,没有一家缴纳保底金上映《八佰》。

据拓普数据统计,2019年全国共有影院11800家,截至8月21日,已有排映影片的影院共9649家,获得《八佰》放映密钥的影院共9497家。

猫鼠游戏

《八佰》“保底”发行,华谊看似强势,实则处于资金链末端。

多位影投人士表示,票房产生后,影院先拿到50%,其后,多个账户汇给院线,再与片方结算,时间一般在3-6个月。对华谊来说,传统模式账款周期长,同时,被“偷漏票房”风险不小。

事实上,影院“偷漏票房”在业内屡见不鲜,特别在缺乏规范的小影院。中国电影发行放映协会在去年4月公布了当年第1批被举报严重违规电影院,共5家,均是因为售票系统与实际观影人数不符,这是总计公布的第32批。

有万达电影高管也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万达院线此前之所以不开放加盟,担心“偷票房”占据很大因素。

“此次为《八佰》制定的发行模式旨在保护电影市场的正常秩序,打击偷漏瞒报。票房结算遵守影片院线发行正常结算流程,不存在发行方向影院直接收款的行为。”8月21日晚,华谊方面发布声明称。

另一头,华谊兄弟亟需现金流。2019年年报显示,截至期末,其账上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余额仅为5.54亿元,2018年这一数字为21.55亿元。

2020年一季度,其账上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余额仅剩2.68亿元。2020年一季度,华谊兄弟营收2.29亿元,同比下降61.4%;净亏损1.43亿元,同比下降52.64%。

这种情况下,在《八佰》最强势时“规范”小影院,对华谊来说,是可行选择。

但小影院现金流比华谊更危急。另一位影投负责人表示,不会上映《八佰》,他开了五六家影城,从大城市到小县城,旗下最大的一家影城,复工到现在,票房不到20万,实际收入只能拿到10万。“租金高达20万,再加上经营成本,至少要有40万票房才能勉强不亏。”

他的乡镇影院,票房均在200万以下,抗拒《八佰》更大理由是“赚不回来”。值得注意的是,按照3.5%比例计算,该负责人在某县影城只需要缴纳约5000元保底金,然而,院线却通知他,缴纳2万元才可上映《八佰》。

“我们7月工资都是老板自己拿出钱来付的。从商业的角度,我不太抵制这个政策,优胜劣汰很正常,疫情背景下确实有可能出现拖欠分账等状况。但是对小影院来说这很霸道。”多位影院负责人表态。

当然,《八佰》“保底式”发行并不是一刀切。位于南昌市的两家2019年下半年新开业影城负责人透露,新开业影城无需缴纳3.5%的保底金即可上映《八佰》。当被问及这一“豁免令”从何得知时,两家负责人均表示,是由院线通过微信群通知,他们并没有见到正式文件。

尴尬院线

影院与华谊兄弟互有来回。而故事另一主角——院线处境尴尬选择隐身。

院线就像是一个影片批发商,连接片方和影院。在影业风口期,院线相当热络,但随着行业下行与牌照放开,院线显得鸡肋。

“院线带来的业务实际帮助有限。”多位影投并不否认。由此带来的,是院线溢价跌落。按照一般分账比例,扣税及专项资金后,片方拿下剩余票房的43%,院线拿7%,影院拿50%。

但在大型影投面前,这一分账模式被改变。有头部影投中层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业内2%-3%的院线比例也常见。

落实到上市公司,则是院线业务收入下降。以横店影视为例,2019年年报显示,其院线发行业务营收为382.65万元,同比下滑22.52%。当年,横店影视营收28.14亿元,同比增长3.27%。

当然,也有人在入局。2018年12月,国家电影局放开院线牌照申请,博纳影业拿到文件出台后的第一张院线牌照。“随着城镇化推进和乡村振兴战略实施,未来几年市场仍会保持显著的增量,尤其是在四五线城市,还存在许多市场空白点。”博纳董事长于冬对外表示。

但四五线城市拓展似乎并不容易。此次采访中,多位影投负责人不断强调在乡镇市场运营之难。

原有巨头也在加码。6月,万达电影宣布,万达院线开放特许经营加盟权。据万达电影执行总裁刘晓彬介绍,此次开放特许经营权,重点在于输出品牌与营运标准,特别是万达的供应链。目前,已有项目实际落地。

市场质疑依旧。“为什么这个节点开放?就是没钱扩张了,随着行业持续下行,水已经挤得差不多,万达的品牌和供应链,带来增量有限。”有在北京的影投负责人表示。他还强调,各家院线,没有特别的本质区别。

“我们规模已经接近150亿(600多家电影院),如果再做三四年,意味着在电影院行业投资要超过200亿。更大扩展只能靠管理输出。外部也有推动。很多老板发现,以前的资本化道路基本走不通了,卖掉也很难。委托万达管理,能够提高效益。万达最核心优势在于管理能力。”万达电影总裁曾茂军向记者解释。

此外,院线与影院都面临着网端威胁。春节档《囧妈》网端上映已给业内带来震感,迪士尼热门电影《花木兰》在北美等市场直接转网发行,加强这一变化预期。

相对片方,渠道端的紧迫感,越发强烈了。

(文章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显示全文

想要第一时间获得更多财经资讯?

关注财富动力公众号:cffsfm

0 条评论
最新